3D打印太尔时代:在巨头进入前占领中国市场

日期:2020-07-26 15:57:33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清华大学毕业生、太尔时代CEO郭戈一度是个独行者。这名清华机械系博士,毕业即留京创业,他的同学们则纷纷转行,进入金融、电子等赚钱更快的行业,而郭戈却始终默默地守在当时非常冷门的3D打印领域。  他所身处的3D打印行业,在2010年的热潮到来前,是个小众得几乎无人知晓的行业,“中国多年来整个行业规模不到十亿,还不如北京菜市场。”他这样形容。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二十年前,国内外早已刮过一阵3D打印热潮,当时这项被称作“快速成型”的技术,一度引来科研界、企业界和政府的热捧。然后,盛宴之后迅速遭遇瓶颈:这项尚不成熟的技术遭遇推广乏力,市场规模停滞在10亿美元左右,企业和政府对它的热情也随之下滑。  现在,3D打印行业的发展比郭戈的预想更快,在这个冷清的行业坚持了十年的郭戈也将太尔时代带领为亚洲最大的3D打印企业,2013年获得了数千万元的销售额,预计今年销售额将突破亿元。  和其他创业企业不同,太尔时代脱胎自高校,有着根红苗正的出身:太尔时代董事长、创始人正是国内引进3D打印第一人、清华大学教授颜永年。1988年,颜永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访问学者,偶然得到了一张工业展览宣传单,其中介绍了快速成型技术。回国后,颜永年立马转攻这一领域,并建立了清华大学激光快速成形中心,并在1992年启动课题组,耗尽积蓄,兴建了一座简易的3D打印实验室。  郭戈攻读博士期间师从颜永年,2002年,从清华毕业后,郭戈和颜永年创立了太尔时代,开始将这项技术带出实验室。依靠高校的科研积累,太尔时代早期以生产工业级的3D打印设备为主,价格从上万到数十万不等,每年的销售量只有几百台,产品多卖给国内学校作教学用途,公司在工业级3D打印领域不温不火地发展。  期间的大背景是3D打印行业同样经历了漫长的徘徊期。转折出现在2010年,得益于RepRap等著名开源3D 打印机项目,这项技术逐步向消费领域扩张,2010年,全球有多家小型创业公司利用开源的计算机软件,制造出可放在个人电脑桌上的3D打印机,并将价格降低至2,000美元以下。  2009年,太尔时代迅速做出了转型决定,这也是太尔时代最关键的一个节点。郭戈判断,太尔时代在3D打印市场徘徊多年的主要原因在于在工业级应用上,这项技术仍欠缺强度和精度,工业级设备比较昂贵,3D打印并不能改写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和产业链的运作模式。反观消费级市场,贸然进军固然风险很大,但若成功,则会将用户群体迅速扩展。  在工业级市场的多年积累为太尔时代进入消费市场铺平了道路。在将工业级3D打印机的技术移植到桌面级3D打印机上后,依靠自主研发的控制系统、机械系统和软件平台,2009年研制出第一台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的桌面级3D打印机,2010年,太尔时代制造的桌面级3D打印机— UP Plus在全球销售,当时售价2,890美元,最高打印精度达到0.2mm。  与工业级3D打印机相比,较低的价格是桌面级3D打印机销量猛增的重要原因。“质量、价格、便捷”是郭戈认为3D打印机被大众接受的关键因素,依靠合理的价格、出色的品质,太尔时代开始在桌面级市场里所向披靡,大量获得用户,并接连推出UP mini、UP Plus 2、UP BOX多款产品,销售一体化3D打印软硬件及打印材料。  由于发现海外消费者对3D打印机接受度更广,这家公司目前销售重点在海外市场。郭戈介绍,太尔时代已在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俄罗斯、南非等国设立了40余家代理机构,海外市场营收占比超过70%。在北京怀柔,太尔时代有着一个六千平方米的厂房,在代工厂制造完成的零件将在这里组建、调试,并发往全球各地。2014年年初,公司完成了千万元A轮融资,这笔钱将更多地投入在海外市场的开拓上。  这来之不易的成就,要归功于现年四十岁的郭戈和他领导的团队为研发产品所付出的辛劳和努力。出生在甘肃的他高中毕业,进入清华机械系就读,是他投身3D打印行业的第一步。师从颜永年,则奠定了他专注研发3D打印产品及此后创立太尔时代的基础。  理工生稳健持重,让郭戈领导的太尔时代赚一分钱,办一分事,稳打稳扎地度过十年波澜不惊的创业生涯。现在,带领近两百人的团队,郭戈提出他未来的梦想:如同计算机的普及一样,3D打印机未来可以出现在每个家庭和办公室,为消费者带来个性化制造的自由。“我们的目标是为上千万的用户服务,虽然现在没有做到,但未来它的用户群体必然超乎想象。”郭戈说。  自从工厂出现以来,产品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从未如此接近过。乐观的想象背后,事实是桌面级3D打印机的应用和普及仍存在一些限制,包括速度慢、耗材种类受限等,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打印物品需要先有该物品的3D数据文件。以往,要么通过软件建模,要么通过3D扫描仪扫描,以形成3D数据文件;前者需要掌握3D建模的技能,远超出一般用户的能力范围;后者需要3D扫描仪,价格较为昂贵。近年来,为解决上述问题,全球一些提供3D数据文件的网站接连出现,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欢的模型,下载3D数据文件,3D扫描仪已降到人民币万元左右。  这是太尔时代和整个行业面临的环境,能否更好地连接比特世界与原子世界也是太尔时代未来能否持续高速发展的支撑因素。在浙江金华从事3D打印制造的同行、闪铸科技市场部经理陈铮铮则表示,3D技术的成长本身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其他各项条件的成熟,包括3D设计软件的普及,新材料技术的进步以及3D打印产品服务的挖掘与销售渠道的建立。3D打印技术的未来,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完整的产业链支撑,而这一切显然并不由郭戈和太尔时代主导。  更大的威胁是3D Systems等掌握核心专利的国外对手们依靠成熟的产业生态圈和商业模式,很快会在中国建立3D打印市场的优势。大象进来,中国企业将面对更加严峻的竞争环境。郭戈希望在巨头进入前,太尔时代也成为一个不可挑战的巨头,“我们要尽快地提高我们在市场上的占有率,通过移动应用、社区和周边产品构建我们自己的生态系统,用足够大的用户群体和足够好的用户体验构筑防守体系。”  2013年,太尔时代遭到了MakerBot 的收购方Stratasys公司的诉讼,在控诉中,Stratasys认为太尔时代侵犯加热平台、填充率和填充样式等四项专利权。由于这些都是在桌面3D打印机上经常要用到的技术,如果侵权被宣布成立,对于太尔时代以及其他基于FDM 技术的3D打印机制造商都将是一大打击,不过太尔时代迅速出面否认了指控,其合作伙伴、北美品牌Afinia公司也发表公开声明认为Stratasys所提到的四项专利要么在机器中并没有出现,要么因为更早存在的其他发明内容而已经失去法律效应。  郭戈也对《福布斯》中文版编辑坚决否认产品对Stratasys的任何专利形成侵权,并透露目前案件尚未宣判,开庭时间仍未确定,而四项侵权指控中,关于控制填充率的专利侵权已被对方撤回。 (责任编辑:柯博文 HT006)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